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技能教学 > 正文

没有参照从零开始多项指标依然世界领先!山东

更新时间:2021-11-25

  2022年北京冬奥会雪蜡车交付后,这台“中国首创、世界领先、完全国产”的雪蜡车就火遍全网。直到交付,外界才得知,这台填补国内空白的雪蜡车,产自山东。

  目前,这台车已奔赴新疆服务滑雪赛事。交付至今,硬件集成组牵头单位中国重汽集团应用工程开发中心专用车设计部副主任刘希平仍在持续关注雪蜡车的动态,3名同事正跟车提供保障。在他看来,雪蜡车就像“自己的孩子”,有一点剐蹭都会心疼好一阵。

  10月27日,2022年北京冬奥会雪蜡车正式在国家体育总局交付。一经亮相,氢燃料电池与混合动力的两台牵引头和一台设备单车的组合就引发广泛关注,尤其是世界领先的多项设计与功能吸睛无数。

  提到这款车的先进之处,无论是刘希平,还是雪蜡车设计组牵头单位山东省工业设计研究院创新设计部设计总监任锁均如数家珍:“工作面伸缩延展为三倍空间达92.5㎡,是已知最大面积”“采用氢燃料电池,零排放,环保节能世界第一”“单车功能世界最全”“在零下50℃环境使用车内温度可达15℃-25℃”“厢体顶部和侧翻板安装光伏板和发电薄膜,湖南省委网络问政:喜看农村新变化,每天可发电30度”“打蜡台设计了追光”“人脸识别进入,生化洗手间、智能家居、高品质音响一应俱全”……

  诸多指标达到世界领先,令人意外的是,刘希平、任锁以及很多参与人员接到雪蜡车研制任务时,对于“什么是雪蜡车”却是一脸蒙。

  “我们上网查了查,发现网上的视频也很有限,又咨询有经验的运动员,才得知雪蜡车究竟是什么。”刘希平说。

  所谓雪蜡车,是给滑雪运动员的滑板打蜡的专用车辆。雪板打蜡是雪上竞技体育赛事、训练中的一项必要服务。在不同的温度、雪质条件下,不同雪板蜡及施蜡方式可影响雪板的摩擦力,从而影响运动员的成绩。据不完全统计,全球正在使用的雪蜡车也就十多台。我国雪蜡车研究一直处于空缺状态。

  据了解,为助力北京冬奥会,国家体育总局提出研制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智能雪蜡车,并决定由山东省负责研发生产。接到任务后,山东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专门成立了由省工信厅、省科技厅、省体育局等省直部门以及中国重汽集团(以下简称“重汽”)、山东省工业设计研究院、泰山体育产业集团、海尔、海信、力诺瑞特等十多家单位参与的北京冬奥会雪蜡车联合攻关项目指挥部,并分别成立了以省工信厅牵头的综合协调组,以重汽为主的牵引头设计研发团队、资源组织团队、试制装车团队和测试调试团队,以省工业设计院为主的整车喷涂、效果展示、雪蜡台和雪板柜研发和制造团队,以及空调、新风等其他研发团队,全力以赴攻坚雪蜡车研制工作。

  “没有参照、从零开始、跨行业领域,国产雪蜡车的研发制造就是这样开始的。”任锁说。

  目标已定,却没有参照,这给制造业第一环——设计方案的制定者——重汽和山东省工业设计研究院提出了挑战。

  设计首先要了解使用者的需求、空间布局等最基本的信息,然而,这些信息十分匮乏。“雪蜡台和雪蜡柜没有任何参考参数,国内完全空白,我们只能反复到北京和雪蜡师沟通;对于厢体空间布局,则需要和重汽反复对接。研制期间,我坐高铁跑济南和北京就有30多趟。”任锁说,通过2个多月沟通,他们反复确认雪蜡车相关细节,掌握了准确信息,才开始相关设计。

  在刘希平电脑中,仅雪蜡车的资料就多达123G。“要把最高的技术展现出来”,在刘希平向新黄河记者展示的一份讨论方案中,赫然写着这句话。

  而这正是整个项目组的追求。面对这项创造中国首台雪蜡车的任务,设计师们都力求完美,很多功能与产品都是多番谈论、较真的结果。

  从网上查阅雪蜡车资料时,刘希平发现国外不少雪蜡车多为上置排风,车顶上有很多管道,看起来并不美观。因此,设计之初,他便提出雪蜡车需用下置排风。起初,考虑到噪音控制及实施难度,项目组意见不统一,大家进行了多番讨论考证,通过多次技术改进,下置排风的设想最终实现。

  无独有偶,诸如洗手间、淋浴房、升降平台,在设计之初这些功能都没有。在项目组人员的反复沟通与论证下,这些功能一一配齐。“升降平台延伸了雪蜡车的作用,不仅可用于残奥会,也能用于重物升降和应急逃生。”刘希平说,在方案论证与技术论证阶段,项目组人员反复探讨改进,最紧张时一天只能睡两个小时。

  任锁至今记得交付当天一位国外打蜡师的评价——这是他们见过的最好的雪蜡车。“听到这样的评价,我心里感到非常自豪。”任锁说,性能领先的背后是所有参与人员的精益求精,比如,雪蜡车里的打蜡台,是经过5次修改优化后的第6台样机,前5次的样机目前陈列在山东省工业设计研究院展厅内。

  在打蜡台设计期间,他们面临着如何给烟消毒、如何降低噪音等诸多技术难题。“最开始,一台打蜡台工作,吸风系统噪音就达85分贝,这样打蜡师没法长时间工作。经过改进,6台吸风机同时开启,噪音也只有60分贝左右。”任锁说,为了设计风道,他们研讨了一周未果,请教流体力学专家后,重新设计找到了合适的参数。

  采访期间,新黄河记者在重汽科技大厦34楼一间悬挂着“联合攻关部”牌子的会议室看到,张贴的“北京冬奥会雪蜡车联合攻关项目实施计划”醒目,时间节点细化到天,所列节点达35项。

  刘希平介绍,接到任务后,他们就倒排工期。正常新车的开发生产周期至少需要两年,而雪蜡车项目时间只有不到一年,时间紧难度大,必须打破常规正向研发流程的束缚。为了抢时间,他们采用并行设计的策略,在确保可靠性的前提下抢时间。

  比如,考虑到环保和应用场景,雪蜡车牵引头最初就规划打造氢燃料电池与混合动力两个版本。为了抢时间,牵引头试制过程中重汽同时组装了4台牵引头,2台用作车辆公告,2台用作同步试验,并行进行的还有氢燃料电池车的生产资质申报。

  “研制生产一台雪蜡车牵引头造价为200万元,我们做了4台,并备了一台车的备件,目的只有一个,一旦出了问题可第一时间解决。”刘希平说,车辆试验同时在潍坊与重庆展开,遇到难点,试验人员常常忙到凌晨两三点,通过这样的努力,仅试验环节就节省了3个月。

  除了考虑节省时间,如何让牵引头达到最佳性能也是摆在重汽面前的难题。虽然重汽生产牵引头多年,但此前并未生产过氢燃料电池牵引头,尤其是必须满足在-50℃的条件下正常运行。据了解,牵引头设计生产过程中,仅图纸重汽技术人员就画了600多张,不少零部件都是重新设计模板生产。考虑到续航,研发人员提出需配置国内最大的氢燃料电池,当时这样的产品仍停留在理论范畴,经过研发人员的努力最终成功诞生,保证了雪蜡车续航里程达500公里。

  如今再回头看雪蜡车的研制生产过程,任锁与刘希平说得最多的词就是骄傲、自豪、荣幸。

  北京冬奥会雪蜡车联合攻关项目指挥部(以下简称“指挥部”)秘书长、山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轻工纺织产业处处长管晓艳告诉新黄河记者,当时接下任务时凭借的是一种担当和责任,但没想到任务会这么艰巨,现在想想有些后怕。

  据统计,参与雪蜡车攻关的山东制造业人员达到1000多人。整个过程中,仅方案评审与技术设计的反复论证与调整就用时4个多月。整个项目开发过程中申报了66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就多达21项。从这些数据中,研制难度可见一斑。

  为了抢时间,指挥部建立每周一调度、每周一总结、每周一汇报的机制推进,累计召开工作协调推进会议20余次。经过合力攻坚,9月26日,雪蜡车车辆全部下线日,圆满交付。

  “在没有成功经验可以参考的条件下,我们实现了雪蜡车从概念到方案、从设计到制造的重大突破,实现了一开始设定的‘中国首创、世界领先、完全国产’的目标。”管晓艳说。

  不仅如此,这台车首次形成了全部国产BOM参数和规格数据,可助力以后规模化生产或产品升级。

  车辆交付并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目前,雪蜡车已奔赴新疆服务滑雪赛事,指挥部专门成立了服务保障小组,相关人员已在新疆跟车工作。刘希平、任锁等雪蜡车项目众多参与人员仍在持续关注雪蜡车运行情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